觉得“变态杀人魔”光荣?陈伯谦不语

射箭教练陈伯谦性侵高姓女学员后勒毙,再将尸体肢解13块、装7袋弃尸荒野,并割下乳头试图做标本;台北地院依强制性交故意杀人、毁弃尸体等罪判陈死刑、褫夺公权终身。高等法院今天开接押庭,因涉及性侵害,审理不公开。还押时,陈对于媒体询问是否对被害家属表达歉意?、是否觉得『变态杀人魔』很光荣?无回应。

陈在案发后在看守所和友人会客时,曾说我很想说呴,帮我就是保存简报,但是我想想好像也不用,我出去再来查那个什么旧的报纸,然后再来收集起来,看能不能出一本书,赚个一桶金,对啊,这个出书应该会很红喔,变态杀人魔的心情自白。,北院法官认为他无悔改之心。

北院判决指出,去年5月,陈伯谦在华山艺文特区自筑野居草堂教弓道技艺,高女报名当学员;5月31日下午,高女在草堂与陈饮酒聊天,高女酒后在软垫昏睡;6月1日凌晨,陈性侵高女并将她勒毙。

陈伯谦杀人后,将尸体连衣服肢解成13块,用7个垃圾袋分装,从6月4日清晨起,骑机车翻山越岭,分多次将尸袋载往阳明山焿子坪沿路弃尸。陈肢解尸体时,临时起意想将切割形状较完整的高女左侧乳头、外阴部制成标本,因此先用盐巴、明矾覆盖,放入夹链袋内。

陈伯谦主张全案是自首减刑,不过,调查此案的北市警中正一分局证称,警方从高女家属通报失踪后就已锁定陈涉案,不算自首。另外,陈伯谦辩称案发时饮酒过量,精神耗弱得减刑,但彰化基督教医院证明,陈没因酒精影响心智,接受讯问时意识清楚,犯罪时有辨识与控制能力。

北院认为,陈伯谦与高女仅认识数天,无亲密交往关系,只因高女不从就性侵杀人,犯罪手段极端残酷,恶性重大至极、泯灭人性,属情节最严重犯行,有必要与社会永久隔离。陈另被控杀人后窃取被害人现金、笔记型电脑,依窃盗罪判刑10月,遗弃尸体罪判刑4年6月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. 必需的地方已做标记 *